电季节加强防雷

    春去夏来,又到雷电逞凶时。近一个时期以来,许多城市出现了雷雨天气。广东各地已因雷击造成多起灾害:5月4日,广州市区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雷暴袭击,白云机场一度被迫禁飞停场,近30个航班延误,其中有17个航班备降到邻近机场;5月8日,惠阳市秋长镇一间工厂遭雷击爆炸起火,暂知死亡3人,伤8人。在其它地区,雷击事件也造成多起伤亡事件:5月3日下午5时左右,正在首都机场停机坪上维修飞机的工人,有7人被突如其来的雷电击倒在地,轻伤4人,重伤3人;5月7日下午,江西省龙南县发生一起特大雷击事件,造成该县农民5死1伤;5月9日下午,海南省东部地区突发一次强雷暴天气,一举吞噬了3条人命…… 
据资料显示,全球每年因雷击造成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不计其数,导致火灾、爆炸、信息系统瘫痪等事故频繁发生,从卫星、通信、导航、计算机网络到每个家庭的家用电器,都会受到雷电灾害的严重威胁。我国每年因雷击造成的人员伤亡达3000人至4000人,财产损失在50亿元至100亿元人民币。仅广东省1996年至1999年4年间,全省发生雷击事故6143起,伤亡699人,经济损失达15亿元;上海市1999年由于雷电灾害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亿元;广西每年雷电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上亿元;山东省每年因雷击损失近2亿元。 
  雷电对现代化设备及每个装有家用电器的家庭已构成严重威胁,国外专家早已把雷电灾害称为“电子信息时代的公害”。随着城市现代化建设的迅速发展,高层建筑物和智能大厦不断增多,建筑物内的通信、计算机等抗干扰能力较弱的现代化设备越来越普及,易燃易爆场所迅速增多,而主观上,不少建筑物甚至一些高层建筑物的直击雷防护措施不完善,使建筑物防雷能力先天不足,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缺陷和隐患;在侧击雷防护方面,无论早期还是后期的建筑物,包括大型建筑,有相当一部分存在防雷设计不符合技术规范或有设计无施工的问题,存在施工队不懂防雷知识和技术,施工质量低的问题。仅以广东为例,1997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颁布《广东省气象管理规定》后不久,广州市防雷所对163座新建建筑物防雷设计进行审核,真正按国家技术标准进行设计的只有一座。随着法律法规的不断健全,目前,广州市的防雷设计审核、防雷工程验收和对已建防雷设施的定期检测等均变为有序的规范化管理,但并非没有问题。1999年,广州市对全市从事化学品生产、使用、储存的企业进行了一次防雷专项调查,在4384户企业中,应有而没有防雷设施的企业占55.3%;在有防雷设施的单位中,43.75%的单位未按规定取得防雷设施合格证。可见,雷电危害之所以严重的根本原因还是人的因素。 
  防雷减灾离不开科学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气象法》颁布实施后,《防雷减灾管理办法》很快以中国气象局3号令颁布,不少省(区、市)已颁布或正在制订防雷减灾管理办法、规定等地方性法规,许多地(市)也颁布了相关的规章或规范性文件。前不久在广州召开的全国防雷减灾工作现场经验交流会上,中国气象局副局长郑国光指出,防雷减灾管理是国家以法律形式赋予气象部门的行政管理职能,防雷减灾工作是气象事业新的工作领域,是地方气象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场经验交流会上还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开展防雷工作要反对垄断的思想,更不能一提防雷就与创收和产业相提并论;要像开展人工影响天气工作那样开展防雷减灾工作。
    目前,安徽、广东、江西等省已成立或正在组织设立属于地方政府机构编制序列的省、地(市)、县(市)三级防雷减灾管理部门,尤其广州市编委已批给编制40人,每年拨发事业费;全国5个省(区、市)气象主管机构成立了以省(区、市)政府领导为组长,各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参加的防雷工作领导小组;有24个省(区、市)气象主管机构成立了防雷减灾办公室;所有省(区、市)都成立了从事防雷技术服务的防雷中心。各省(区、市)防雷减灾工作各具特色,如北京市除检测中心,还有46个检测分站,形成了一个在检测中心管理指导下的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网,有专兼职人员500余名,防直击雷检测覆盖率达93%。广西气象部门从1999年开始与公安部门合作,开展信息系统防雷装置定期检测,全区检测覆盖率约达50%。今年1月至3月,江西省针对重点单位和场所的在用、在建防雷装置开展了大规模的防雷安全大检查,并逐步建立起“防雷安全监管资料汇编”,做到心中有数。 
    有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加之各省(区、市)均成立了防雷机构,防雷减灾便不是一句空话。眼下南方已相继进入汛期,“雷公”会频频来访,提醒大家:防雷,千万别大意!

彭莹辉、杨维林
摘自《中国气象报》

>>>关闭窗口<<<